忠犬八公的故事国语版 忠犬八公中国版免费观看

坦白说,看到忠犬八侠在国内翻拍,我有点紧张。

既然前面有两个日版和美版的珠玉,很难相信我们的创作者能拍出什么新意。

忠犬八公的故事国语版 忠犬八公中国版免费观看

翻拍和复制不一样。

原是一道好菜,但如何改进才能适合国人口味?

降低期望值进入电影院后,我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触动。

这个故事有多温暖,多感人,不用我重复了吧。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最后的结局会如何,但在新的观影过程中,我们还是会被狗狗一如既往的执着陪伴所影响。

由于前两版过于经典和先入为主的因素,后来者无法撼动其在粉丝心中的地位,但这次改写的本土化程度至少是合格的,也是令人惊讶的。

没有盲目模仿,也没有机械照搬。

与导演徐昂的上一部作品《十二公民》相比,他重拍《十二怒汉》时显得有些缺乏说服力,因为当时中国没有陪审团制度,只能用模拟审判代替。这次《忠犬八侠》在截取原著精神的基础上加入的代际关系和时代变迁,很有社会和现实意义,所以也能引起观众的共情。(同时,人狗关系本身具有打破文化壁垒的普世价值,更适合本土化改编。)

从某种角度来说,把这部电影当成一部家庭,一部城市片,会打开一片新天地。

导演并不只是想拍蒙冲的治愈,而只是一只真心保护主人生命的狗。他想以此作为贯穿全片的引子,透过沧桑把握一个家庭、一个城市的沉浮。

首先,导演选择重庆作为故事发生地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重庆本身就是一座有故事感的城市。

巴山和蜀水多山多雾。

其独特的自然地理优势使其成为时下大多数犯罪悬疑片的热门外景拍摄地,甚至被网友戏称为“中国哥谭”。

但公众对一个本应多维的城市的印象,不应该就这样固化和局限。

所以看了很多表面浮着猎奇的魔幻景观展示后,突然来一场偏向日常生活的街头烟火,令人耳目一新。

重庆人民的生活状态非常舒适,雾都的慵懒和闲散更能让这个关于人与狗的浪漫故事更加真实。

同时,狗的自由活动也能充分体现山城的地形地貌。

在看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在中国,如何处理原著中的车站问题。

真实事件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的日本。在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教授每天不得不坐火车去下一个城市上班是很正常的。

日版完全忠实于原著的时间线和地点,而美版只是把时代背景模糊化,放在一个空风格的小镇站里。

但在国内观众对现实题材要求越来越高的当下,中国版创作者不能照搬他国一个世纪前的故事,更不能回避、模糊。

因此,用重庆地标性的过江索道站代替原来的火车站是合理的,也是有创意的。

虽然长江索道现在已经成为外国游客在网络名人中游览重庆的打卡地点,但它实际上是重庆本地人上下班的唯一途径。

就像在南京,人饮同一条河,很多人还是选择每天坐轮渡往返于中山码头和浦口码头之间。

也许他们都生活在被河流隔开的城市里,我更能理解这个中国版中跨河索道设置的独特意义。

想必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人,编剧也是想借助电影《夹带私货》,通过长江上穿梭的缆车,将这座城市的风景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以及淹没在时代洪流中的家乡隐秘往事。

自从贾的《三峡好人》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大银幕上看到三峡重建移民工程的描写了。

其史诗般的成就无需多言,但不要轻易忘记个体在历史航船的变迁面前的痛苦。

成千上万的古城被三峡的扩建淹没了。

而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不得不带着安置资金离开家园,另谋出路。

但有些生命被搁置在废弃的家园里,无法独自出走。

于是,在中文版从事水利工程相关专业教学的陈教授,因为工作需要,来到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进行考察调研,然后让他遭遇了一只在车下瑟瑟发抖的小奶狗。这样的遭遇是合乎逻辑的。

甚至是三个版本中最自然合理的。(日版中,该国刚生下小狗的家庭在听到秋田教授去世的消息后,好心送给了同伴。在美国版中,教授偶然在站台上发现了八幡,但为什么八幡从日本寺庙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小镇,却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而是被选择性地略过。)

这些都是我们小时候看的时候没有琢磨过的细节,但是中文版为了丰富教授与狗相遇的机会,在加法上花了很多笔墨,煞费苦心地塑造教授的性格。

我不认为这种变化凸显了人类的傲慢,也不认为狗是人类的陪衬。反而让我很自然的理解和接受教授和狗之间的纽带是如何构建的。

美国和日本的教授都很有魅力,其中中原达也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但不可否认,两位教授的描述有些片面,不够丰富(没有贬义)。

只是大众印象中的高级知识分子更正直,更受人尊敬,更和蔼可亲,更温和而已。

受过高等教育,有教养,心地善良,他们无条件收养八公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作为观众,我们曾经那么自然地认同他。

但其实人和动物的亲密关系不会来得那么突然。

相反,这个改编的中文版可以让我从更深的层面理解和认识到教授和狗建立情感联系的动机。

我希望你不要把你个人对的不满发泄到陈教授身上。

在这里,他看起来像是我们在高校里经常看到的老学究(有点像《阳光灿烂的日子》班主任的进阶版),但他很市侩,与儒雅的绅士毫无关系,所以没有个人魅力。

说他德高望重有点牵强。他总是喜欢独来独往。他在学校当了这么多年副教授,也懒得去讨好领导,往上爬。他还与同事保持礼貌的距离感。

不求名利与世无争的态度和重庆的舒适宜居自然融为一体,从北京搬过来定居之前他是真的喜欢。(怀疑可能是特定时代去中心化了)

但他仍然是一个陌生人。

他和他的“小家庭”和“大重庆”之间有着种种不可磨灭的隔阂

事业不如意,人生处处受气。

面对一个“强势的妻子”和一个“叛逆的儿子女儿”,这个“沉默的父亲”显然处于被拒绝的弱势地位,长期以来一直扮演着买单的角色(有人发现他走的时候拍了很多家人的照片,但是谁也说不清),却没有人关心和倾听他的想法。

在重庆呆了这么多年,还是吃不惯麻辣,还假装听不懂老婆的方言,一直固执地说京味。(不知道冯导是懒还是有意,看电影的时候感觉有点格格不入,但是这个设定到了客死他乡的结局,更能突出人物的思乡之情。)

在某种程度上,陈教授和狗都是这个城市的边缘人。

不被重视,不被珍惜。

陈教授在家人反对领养狗的时候所谓的“活在爱里”,也是因为他需要能够安慰自己懦弱了很久的情感寄托。

另一方面,因被遗弃而天生缺乏安全感的狗也需要坚定地选择。

所以,他们“同病相怜”,需要彼此来拯救彼此。

相比美版秋田犬,中国版特意选择了最正宗的中国园林犬,也就是俗称的“土狗”。

似乎每个人的童年记忆中都有这样一个无名的“大黄”。

看起来毫无特色,拿出来溜回去的几率一般不会很高。

它不懂得卖弄技巧和讨好,也不撒娇卖萌,但会乖乖地陪着下定决心的人。

电影里的这个“大黄”也是如此。

陈教授将其命名为“八通”,是麻将中的一个术语,与原来的“八公”相互交织,同时又具有中国特色。就像影片中教授的妻子李一样,川渝人民也非常喜欢打麻将。

之后,我想对于每个人,尤其是家里有动物成员的观众,看到影片中陈教授与巴桐互动的每一个温暖的场景,内心深处柔软的地方也应该被触动。

因为我家也养狗,所以我觉得陈教授每天回来兴奋的蹦起来,早上舔着他的脸叫他起床的画面很熟悉。

陈教授一定爱巴统。他小时候,那只狗就来家里捣乱。他从来不会生气,责怪他。天热停电的时候,他会带着巴童去河边游泳纳凉。知道狗挖坑是天经地义的事,就陪着。

当巴童偷偷冲出家门,跟着陈教授来到索道站时,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巴童给李送报纸,让他安心回家,而不是用脚踢狗,因为一般人可能会反感影响不好。

陈教授看到下班后巴统乖乖地坐在索道站门口,不禁感慨“我的傻儿子”。虽然被一些人嘲讽是冯爸爸的味道,但是养小狗的人都把小狗当自己的孩子。

尤其是当女儿要出嫁,儿子要北漂,陈教授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老宅的时候,我真的能体会到那句话,“所谓父女情深,婆媳一体,只不过是说你和他之间的缘分,就是这辈子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而这位不善言辞的中国父亲,在亲生子女“缺席”了他的晚年生活后,选择了将更多的心血和爱,倾注在始终“在场”的巴桐身上。

女儿结婚那天,陈教授提了八个桶到天台上听爆竹声。

他对一旁的巴桐说:“不要怕,人就是喜欢搞些热闹的动作,帮自己度过难过的时候”,然后看着长江忧郁地叹了口气,说这里建起高楼后,如果用钢筋水泥挡住,就看不到河了。

此时的陈教授,既是一个因娶女儿而孤独的老父亲,也是一个沉迷于过去的老派知识分子。

多愁善感的孩子旅行后会很孤独,城市在多愁善感的时代变迁下变化太快。

儿子想离开家乡去北京旅游的时候,这个北京的六先生特别抵触。

虽然具体原因不太清楚,但也可以窥见陈教授的保守,包括他儿子整天摆弄电脑的新技术。

根据各种足球比赛的报道(如2001年世界杯预选赛中国1:0马尔代夫),可以推断该片的故事背景至少发生在新世纪初。

事实上,随着上世纪90年代末重庆越来越多两江大桥的建设,曾经风靡一时的过江索道因缺乏灵活性,客运功能大打折扣,难以支撑正常运营再走旅游转型。

也就是说,千年之后重庆本地人一般都懒得选择这种复杂的方式。

然而,此时的陈教授仍然固执地坚持每天走一段十八坡山路,然后坐“疲惫不堪”的缆车上下班,而不是坐更方便快捷的公交车。

因为过江索道(建于1987年)也是文化保留地。

这个不合时宜的角色,也承载着人们对老重庆逝去的记忆。

这让我想起了《三峡好人》里的那句“这个社会已经不适合我们了,因为我们太怀旧了”。中国版的《忠犬八侠》,颇像科长作品延续中的家国情结。(故土也变成了荒地)

发展主义的另一面是总是站在回忆中,拒绝前进。

而巴统和他的主人一样,也沉迷于过去,甘愿做时代废墟的守望者。

时间过去了,转眼就过去了。

物是人非,人是人非。

当教授突然去世时,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很伤心,但生活还在继续。

大家都在朝着自己的人生方向一步一步的前进,八个了不起的老乡也离开了这里,回到家乡寻找出路。

可是小狗哪里知道什么是拆迁,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损失?

在它的世界里,没有上班和离职的概念。

八通只会在索道站等父亲回家。从趾高气扬到灰心丧气,他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着那个带他回家的人“请轻声重复我的名字”。

就这样,老房子被拆了,过河索道成了网上名人观光车,报刊亭没落了。(都是八公等待主人的见证者。相比于美国和日本的小卖部的设置,具有自身时代象征意义的报刊亭的设置更加出彩。)

转眼间,随着水位的上涨,小船、小树以及和爸爸埋在一起的尸骨也被淹没了。

河岸上的犬吠声,就像是回望故人归来的伤心哭泣。

整个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巴统里只剩下锈迹斑斑的铃铛、落满灰尘的熊猫玩偶、早已变形的风车,试图用不断的奔跑定格美好的旧时光。

十年后,当巴统引导母亲和弟弟回到废弃的老房子时,我相信堆积如山的报纸有着强烈的视觉和情感冲击。

日日夜夜的四千份报纸之山,既是对老主人的向往和等待,也是见证这座城市日新月异变化的时光。

更讽刺的是,很少有人看的现代滞销报纸,在狗眼里是珍贵的信物。

所以毫无疑问,目前人和宠物之间的感情如此深厚,也是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很难从同类人那里得到同样的情感支持。

所以我并不认为中文版的改动让狗成为了陈教授和家族的附庸,而是一种崇高的理念。

“人都走了,你还在那等着。”

对吗?人就是这么容易往前走。

上一代的老房子,社交,思维,生活方式,终究只能怀念。

世态凉薄,人情淡漠。

这在纯种长久的狗面前真的是一种耻辱。

最后八管闭上眼睛幻想着和陈教授一起坐在通往天堂的七彩索道上,被很多观众批评为没有必要,刻意为之,特效也确实便宜。

但我突然想到,八通从来没有踏足过河道索道。

它认为长江是它和父亲之间的距离。

而它的生命只能从河的一端看到另一端。

这也是重庆因为其他城市而成为拍摄外景的先决条件:“重庆是一个隔江相望的城市,这个城市每天都面临着离别的感觉。从南岸到北岸,从北岸到南岸,小动物可能一辈子都过不了河,城市的分离感非常适合影片中的主题表达。”

等不到的主人,回不去的故乡。

这只小狗见证了无数的悲欢离合。它的人生曲折与重庆的变迁息息相关,被赋予了“时代铭文”的意义。

只有它在这里生长衰老,生老病死,陪伴库区到最后。

最后,和我们告别的不仅仅是巴桐,还有一个关于重庆的故事。

这是陈的城,也是一座八桶城。

世事变迁,白云苍狗。

真情是珍贵的。

-结束-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