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宠物为什么这么贵 为什么都不建议养拉布拉多

作者|张超编辑|罗丽娟

“我那时候很穷,没有什么积蓄。我只能分期付款买这只猫。花了差不多三期才把猫的钱还上。”

生活在京的90后“铲官”蒋易回忆起2020年初给猫治病的经历,仍心有余悸,感叹宠物医疗费“太贵了”。

除了宠物医疗、宠物日常美容、洗澡、训练、寄养等服务,没有一项价格是便宜的。

“五一”假期,“上海宠物酒店每晚寄养288只大型犬”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榜,引来众多网友直呼“人活不如狗”。日常如果想让你的宠物学点基本功,还是比较贵的,没有几千块基本不可能。养狗不比养婴儿容易。

养宠物为什么这么贵 为什么都不建议养拉布拉多上海一家训犬学校的课程设置(来源:网络)

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家去大城市打拼。无房无车,快节奏的工作生活,尤其是作为独生子女最多的一代,城市青年的孤独感被逐渐放大,宠物成为了他们生活中重要的陪伴。

“年轻,猫狗兼得”甚至成为年轻人追捧的一种生活状态。他们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让可爱的宠物们吃喝玩乐,快乐地生活。这个以宠物起家的新兴消费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0亿元。

然而,由于缺乏标准化、规范化的行业约束,在大多数消费者看来,目前的宠物消费行业不仅服务质量难以保证,价格也相对较高。尤其是在与宠物健康相关的医疗服务上,消费者动辄花费几千元、上万元是常有的事。

为什么宠物医疗这么贵?谁在搅动这个江湖?市场的发展前景有多大?

“非标化”的宠物医疗

去年元旦,蒋易正兴致勃勃地在家看除夕晚会,让他的宠物猫玩耍。

她没想到,棉棉误吃了宠物食品的包装袋,是一次不小心的努力。

直到第二天,棉棉在家吐血,蒋易才发现不对劲,准备带着猫咪直奔医院。无奈之下,她选择了一家之前给猫打过疫苗的宠物医院。

选择宠物医院无疑是一项“技术活”。对于蒋易这个新手“铲屎官”来说,他获得相关信息的渠道并不多。最终,蒋易选择从大众点评中找医院,通过评分、评价、医院规模的对比,选择了一家连锁动物医院——宠物国际。

宠爱国际成立于2013年12月,在国内拥有数十家动物医院,覆盖国内主要一二线城市。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6月,公司已获得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王思聪旗下的双湖资本、宏辉资本、普思资本。

爱国际融资史(来源:天眼查)

去医院后,医生先给棉棉做了一系列检查和拍片。“医院让我做会员,收费3000到300元。我收的越多,送的就越多。”蒋易不知道宠物医疗的费用。他第一次在医院的建议下花了3000元。“我觉得终究会够的。”

事实上,这部分费用远远不能承担全部医疗费用。按照医生的诊疗方案:一种是直接取出异物,手术费用至少3000元。“吸入麻醉和全身麻醉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另一种是保守治疗,通过挂水让宠物自动排出异物。

考虑到棉棉年龄小、耐力弱以及费用差距,蒋易选择了保守治疗。但从结果来看,保守治疗的费用似乎并不“保守”。

前后10多天,宠物一直需要输液,每天药费300多元;加上输液支付的宠物隔间费——“床位费”,每天150元(非患病期间120元/天),在蒋易一共花了7000多元。

当时,没有任何积蓄的蒋易叫苦连天,只能通过向朋友借钱和分期付款的方式来弥补这部分开支。

蒋易并不孤单。像她一样被宠物医疗费用高困扰的“铲官”还有很多。

《2020年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简称《白皮书》)显示,2020年,56.4%的受访者有一个共同的宠物痛点——宠物看病贵,比2019年(43%)上升了13.4个百分点。

2019-2020年宠物饲养痛点(来源:2020年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

《经济观察报》援引机构统计数据称,去年,19.1%的饲养者为一只宠物花费了“500-1000元”,而28.8%的人每年花费超过1000元。一旦涉及手术,费用可能高达万元。

除了疾病治疗,宠物的日常医疗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比如宠物疫苗、定期体检等。虽然现在的医疗费用可以明码标价,但是由于医院不同,城市不同,病因不同,实际的医疗费用差别很大。

武汉联合动物医院总转诊中心院长黄源告诉全天候科技,宠物看病贵可能是目前消费者最大的痛点,越发达的地区,收费可能越贵。

针对背后的原因,他从两个方面给出了分析:第一,宠物医院不同于公立医院靠财政补贴治病,房租、人力、药品、设备、宣传等所有的成本。必须由医院自己承担,就诊次数远不如人民医院,所以收费较高;第二,宠物医疗行业缺乏规范的评级,更多的是“口碑”生意。由于宠物不会说话,医生只能通过多方面的检查来降低漏诊和误诊的概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宠物的医疗费用。

比如一个人感冒发烧去医院,可能200-300元就能输液买药。去药店买药十几块钱比较容易。但是宠物就不一样了。宠物医疗领域没有所谓的“感冒”,只有“上呼吸道感染”或“下呼吸道感染”,需要对宠物进行详细的检查才能确定。

当去宠物医院就诊的次数远远少于人们看病的医院,又没有国家补贴,医院就要自负盈亏,所有的成本只能转嫁给消费者,最后就出现了“宠物看病贵”的现象。

但在黄源看来,与人类同类型医疗费用相比,宠物医疗并不贵。“宠物骨折治疗费可能在3000-5000元,发达城市可能达到10000元;但是,人体骨折几乎可以十倍的价格出院。”

谁在搅动江湖?

相对于其他与宠物经济相关的赛道,从目前一级市场的投融资规模就可以看出宠物医疗领域的火爆程度。

据宠主不完全统计,2020年国内宠物行业共发生39起融资事件,比2019年减少2起;宠物医疗领域6起,与宠物电商赛道并列第二,落后于宠物食品(11起);但宠物医疗领域融资规模最高,约为43.46亿元。

图片来源:全天候科技基于宠物之家数据。

在宠物医疗的产业链中,交易主体大致为:宠物主人、执业兽医(医生)和医院。

目前宠物医疗行业大致有两类医院:一类是高校附属医院,因为高校本身有一定的知名度,宠物主人可能会敬而远之,很少做营销宣传;另一种是民营医院,靠营销来获客。

天风证券2016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国内宠物医疗市场极度分散。其中宠物医院超过10000家。按固定资产划分,固定资产1000万元以下的医院占90%,固定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医院占10%。按医院面积来说,有一定规模的医院面积大概在200-300平米,数量在4000以内。

白皮书还指出,目前我国约75%的宠物医院为非连锁医院,小规模医院仍是主体。

对于宠物医院来说,执业兽医是核心资产,保证了企业的服务质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医院的收入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说,理论上执业兽医的工资收入应该是相对有保障的。

但据黄源介绍,宠物医疗行业刚入门的医生(助理)工资非常有限,一个月也就几千元。“你得攒钱来支付日常开销”;只有工作三五年,能独立完成诊疗的医生,收入才能覆盖基本生活。

事实上,消费者的钱最终还是进了医院的口袋。很多宠物医院为了快速扩张,复制更多的医院,摊薄运营成本,实现盈利,正在大规模囤积执业兽医。宠物医院集中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近两年,位于国内第一梯队的瑞鹏股份、瑞派宠物等公司开始疯狂扩张、收购。

2019年1月,瑞鹏与高瓴资本旗下的宠物医疗资产合作组建彭鑫睿集团。自此,国内第一家门店超过1000家的宠物医疗集团正式诞生。

据悉,该集团已在全国80多个城市开设了约1400家宠物医院。其中,转诊医院/中心医院约100家,专科医院约300家,社区医院约1000家。集团现有员工16000余人,其中拥有执业兽医资格证的宠物医生约5000人。

去年9月,彭鑫睿集团也完成了数亿美元的战略融资,公司投后估值约300亿元。一个月后(2020年10月)有消息透露,集团已聘请CICC、瑞士瑞信银行、摩根士丹利三家投行负责上市事宜,并考虑香港或美国为潜在上市地点。

2020年7月,康华生物也发布公告称,拟收购动物疫苗研发企业一药生物10%的股权,进而获得后者“狂犬病灭活疫苗(PV/BHK-21株)”产品的独家代理销售权。消息一经宣布,康华生物公司的股价就上涨了。

虽然目前很少有宠物医院披露财务业绩,但据黄源介绍,一般的宠物医院都是可以盈利的。

剔除前期设备购置等固定资产,一家宠物医院的成本主要分为房租、人力、药品、宣传等运营费用。对于普通宠物医院,房租和人力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分别为10%左右;在一些流水少的医院,租金比例可能达到20%,如果药品费用控制得好,可以在20%以下。

“在宠物医疗行业,只要医院有医术过硬、医德良好的医生,盈利通常不是问题。但在资本的冲击下,实际利润水平无法确定。”黄源说,大多数宠物医院都是在小区周边3-5公里做业务。只要他们有好的技术和口碑,“活下来问题不大”。

天风证券在前述报告中也透露,成熟门店的平均净利润率为25%,但目前连锁门店处于快速复制扩张期,账面净利润率在15%左右。经过3到5年的成熟运营,门店净利润率会回归正常水平,公司业绩会快速释放。

“掘金”宠物保险

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城镇犬猫数量已突破1亿只,较2019年增长1.7%;宠物主人达到6294万人,较2019年增加174万人;城市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到2065亿元,比2019年增长2%。这一代年轻人通过吸猫狗成功“拉出”了千亿的消费市场。

图片来源:2020年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

千亿市场的江湖,充满了“掘金”的机会。许多玩家瞄准了这个市场,试图寻找新的商机。

尤其是在“宠物看病贵”的消费痛点上,一些保险公司直接推出了宠物保险产品。

与早期保险公司推出的宠物责任险(主要是赔偿宠物引起的医疗费用和诉讼费用)不同,宠物险更多的是针对宠物本身,为宠物医疗提供相关费用。

一般可以承保宠物的身故、残疾、疾病等所有疾病和意外伤害,保费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宠物主人只需要按照合同约定为投保的宠物支付保费,在合同期限内遇到宠物医疗相关问题可以寻求赔偿。

目前,包括中国人寿、中国PICC、中国平安、中国太保在内的大型上市保险公司,以及迪达保险、阳光保险、众安保险等保险公司都推出了相关的宠物医疗保险。

尤其是近两年,一些科技手段也运用到了宠物保险领域。例如,中国人寿的相关产品通过引入“鼻纹识别”技术,解决了快速准确识别宠物的问题,免去了宠物主人在投保和理赔时提供各种证明材料的繁琐步骤。

2020年7月,支付宝平台也宣布开放宠物鼻纹识别技术,联合众安保险等保险公司首次应用于宠物保险。据悉,众安宠物医疗保险几乎涵盖所有疾病和意外伤害,产品与全国7000多家宠物医院合作。

众安保险相关负责人向全天候科技透露,目前其产品已经积累了超过百万的宠物主人,市场份额为行业第一。“我们的产品有利可图。到2020年,众安以宠物保险为代表的创新业务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4%提升至去年的16%。”

然而,与快速发展的宠物医疗市场相比,宠物保险市场似乎仍处于初级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明显。根据第一财经的文章,瑞典的宠物参与率为40%,为全球最高。英国的宠物参与率约为25%,而中国不到1%。

全天候科技也与多位宠物主人进行了沟通,他们均表示目前没有购买宠物保险产品,大部分宠物主人都会定期给宠物打疫苗,坚信在他们的精心呵护下,宠物生病的可能性更小。

蒋易还说他身边没有“铲官”买宠物保险,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产品的存在,也不想花那个钱。“有钱的宠物主人不在乎看病的小钱,一般的主人也不想花这个钱。”

然而,仍有许多宠物主人像蒋易一样饱受看病贵之苦。“我需要每天工作9个小时,接待10-20只可爱的宠物。”黄源说。

(文中蒋易为化名)

本文来自华尔街。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