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狗撵兔子 全国各地细狗撵兔

“粘上狍子,舀起鱼,野鸡飞进电饭锅。”这是夸张地说,以前东北的物产极其丰富,说明当时东北的自然生态系统特别完整。没见过野生动物可以随意捕捉的场景。在我的记忆中,那是生产队时期,有狼和兔子的存在。离我家十多里的地方是泥河。泥河的水面并不宽,但是水面两边的沼泽地特别开阔,可以有两三公里宽。沼泽里也有很多水泡,可以用洗衣篮和筛子在这些水泡里抓鱼。这些沼泽也为野生动物提供了天然的繁殖场所。兔子、狼、野鸡、鸭子、水鸟和各种鸟类经常出没于此。在我们村的北面,有一条连接漂河和泥河的沟渠。村民称之为北沟子。北沟子北面有一大片森林,森林里有很多坟墓。白天,树林有点阴森,有一种安静恐怖的气氛。很少有人去那里。有村民在北沟子的树林里见过狼,从此没人敢一个人去。据说那里的狼和兔子是从泥河的沼泽迁徙过来的。

细狗撵兔子 全国各地细狗撵兔

生产队穷的那几年,一年吃不了几顿肉,兔肉自然就成了人们梦寐以求的美食。想抓兔子,一定要驯养好狗,或者给狗套上套子。你必须了解兔子的生活习性和行动特征,你必须清晰的分辨出兔子的爪印,这需要专业的猎人来做。细狗的嗅觉和视觉能清晰分辨兔子的行走痕迹,细狗的肚子更细。与其他品种的狗相比,它跑得快,奔跑耐力强。好狗变成了专门抓兔子的狗。我们村有两户人家养了好狗驱赶兔子。江叔叔家里养了两条好狗。每年冬天农闲的时候,姜大爷都会带着两条精品狗去野外抓兔子。每隔三两天,他家总能飘来兔子的味道,甚至他的邻居和亲戚都能抓到兔肉。那时候我才八九岁,没跟小江国宾出过几次村。我天真地以为:“周围的村庄是世界的边缘,我生活的世界只是周围村庄形成的一个圈。”心里总想去世界的边缘走一走,看一看。我们恳求江叔叔在赶野兔时带上我们。江叔叔总是拒绝我们,理由是我们年纪小,冬天下雪,要走八尺深的雪才能赶野兔,不能走。下雪的时候,我们去江叔叔家帮忙扫雪。每天都在江叔叔家住腻了,在供销社给江叔叔买东西。一番拍马屁之后,姜叔叔终于答应带领我们把野兔赶出去,但是让我们保证走不动的时候不哭。

冬天的一天

早上,江大爷带着两条好狗和我、江国宾从村子的东南方,踏着白雪皑皑的土地,向沈明村走去。两只好狗在前面领路,边走边嗅雪。当它们看到雪地上的爪印时,它们围着爪印转圈,同时汪汪的叫声似乎在告诉我们:“我发现目标了。”蒋大爷仔细一看那爪印,明明是老鼠的爪印。他训斥小狗:“不要谎报军情,赶快寻找目标。”我们跟着小狗的踪迹,在野外停了下来。中午,我们到达了邻村梁家村。当我们到达梁家村时,我和江国宾又饿又累,再也走不动了。还好,我爷爷家在梁家村,江叔叔决定在村外等我们。我带江国宾去我爷爷家找些吃的。我记得那天我爷爷的玉米面蛋糕刚出锅,我奶奶拿出甜菜煮的糖浆,让我和江国宾吃蘸了糖浆的玉米面蛋糕。那一天,我和的饭量比平时增加了很多,我们都吃了两三个玉米面饼,临走的时候还带了三个玉米面饼给江叔叔。我们来到梁家村,发现姜大爷在这里等着。姜大爷吃完热腾腾的大饼后,我们跟着小狗往北沟子方向走。在梁家村和北沟子中间,有几棵树和树下的坟墓。当那只好狗去那里的时候,它会绕着坟墓走,不停地叫。因为我听老人说“鬼住在坟里,鬼会出来迷惑人。”反正那时候有“鬼是很可怕的东西,鬼是碰不得的。”江国宾和我不敢靠近坟墓。姜大爷上了坟,领着小狗往北沟子方向走。走着走着,江叔叔对我们说:“坟里确实有个大洞,但不是兔子的,也不是老鼠的。可能是黄鼠狼的。黄鼠狼又叫黄大仙。它很邪恶,不可惹。”我们跟着小狗跑了几个小时,但是没有野兔的踪迹。当我们到达北沟子时,小狗突然叫了起来,看到了北沟子岸边树林里凸出的坟墓。我心里想起了村里人说的话:“我亲眼看到了北沟子有狼的事实。”听着细狗的叫声,虽然是白天,江叔叔和两条细狗还在附近,但心里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压力,头发都觉得有些酥脆。让我和江国宾踏进森林的墓地,我们两个孩子不敢去。这时,姜大爷说:“这次真的是兔爪印。”姜跟着两条细狗来到了树林里的墓地。我和江国宾在北沟子的南岸,静静地等在树林外面。姜老伯伯跟着那条好狗在树林里左拐右拐了一阵。然后两只好狗都哭了。这时,他看到两只好狗在追逐一只灰色的动物。过了一会儿,灰色的动物消失在一个坟墓后面,没有了踪迹。这时,两只细狗分工明确,灰兽从两个方向消失的坟墓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过了一会儿,那两只细狗走到了坟墓的后面,听到了细狗的叫声和吱吱声。这时,姜大爷也跑到了坟前附近。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他过来的时候,抱着一只浑身是毛的灰色动物,正在滴血,在雪白的雪地上留下一条红线。这是我们正在打猎的兔子。当他们抓到野兔时,两只小狗似乎很自豪,它们跟着江,不停地摇着尾巴,好像在邀功,想得到主人的表扬。江国宾和我立刻精神焕发,我们的身体突然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因为我们这次是带着奖杯出来的,我们有资本在朋友面前炫耀。那天回到家,在江叔叔家吃的菜是兔肉炖土豆,至今记忆犹新。

现在泥河两岸都被开发成了鱼塘和水田,只剩下几米宽的河沟,沼泽消失了,野生动物失去了生存环境,再也看不到了。我们村北边的北沟子的树也被砍干净了,只有几座坟墓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在已经开垦成农田的林地里,仿佛在回忆过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