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真正的宠物救助站

作者:刘晓

四月的上海,志愿者露露打开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门。铁丝网包裹的院子里,两只胖胖的橘猫懒洋洋地踱步,三只机灵的小白猫在架子上上窜下跳。看到有人来了,一只果子狸聪明地推开一只吨位比自己大很多的橘猫,在铁丝网上蹭着它柔软的脖子和身体。“他们希望你抚摸,渴望和你亲近。”露露把手伸进灵猫的脖子里,轻轻挠了挠。

这是浦东郊区的一个动物救助中转站,隶属于一个名为“上海高架动物救助”的组织(以下简称救助组织)。该组织的核心成员只有两人,但自2018年成立以来,他们已经在高架桥上救助了1400多只猫和18只狗。

上海真正的宠物救助站中转站的明星,橘猫“一哥”。刘晓摄

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高架桥上?

早在2017年,就有媒体关注到高架猫现象。当时上海高架保洁公司的管理人员说,每天都会在高架上发现死猫,5-7月和冬季死猫比较多,最多一天能发现十几只。

露露为记者回答了这个问题:“第一种情况是底盘猫。春夏之交是猫的繁殖期。小猫多,冬天天气冷。流浪猫妈妈会把小猫藏在汽车底盘里。这是它能找到的最温暖最隐蔽的地方。车子高架后,速度更快,小猫抓不住,掉了出来。”

“第二种情况是被原主人遗弃在高架桥上。比如我们家现在养了一只边境牧羊犬。当志愿者在高架桥上发现它时,它患有严重的皮肤病。我们送到医院,花了一万多才治好。”

“第三种情况原因不明。”采访中,一向乐观温和的露露一口咬定了“原因不明”的话:“我们救治过被烫得皮开肉绽的小猫,手掌被扎破的小猫,还有怀孕下肢瘫痪的母猫。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想怀着恶意去猜测原因。”

铁路局工作人员解救架空猫。高架救援组织供图

一只被抬高的动物的营救过程

一只小猫从飞驰的汽车上掉了下来,后面的汽车突然刹车。幸运的是,没有危险。小猫畏缩在桥上,不知何去何从,这时一辆警车缓缓停在它面前。

“上海高架动物救援”是目前上海唯一官方认证的动物救援机构。自2018年成立以来,其创始人陈洁一直倡导政府相关部门的参与。在上海铁路局和交警部门的参与下,更多的架空猫被解救,消除了很多架空猫造成的交通安全隐患。

高架动物的救助流程通常是这样的:网友在高架路上看到动物,拨打12345转0,告诉接线员高架路的编号、动物的种类和颜色,然后12345会转到相关负责路政;路政根据编号寻找动物,找到后通知救助组织;然后组织会把小动物送到合作医院治疗。伤情稳定后,将小动物暂时安置在志愿者家庭,进行转运和人类接触习惯训练;最后找到领养。

在记者加入高架猫志愿者团体的一周时间里,露露和该组织的另一名成员胖蛋壳已经马不停蹄地救助了30多只猫狗。

小猫936,获救后发现只有一只眼睛,被人收养。高架救援组织供图

他们会去哪里?

猫咪被分批解救,但找到合适的领养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据露露介绍,现在中转站有60多只猫,还有20多只刚刚在医院抢救过来的猫。

“领养者倾向于性情好、亲近、健康的猫,很少有人愿意领养身体不完整、性格孤僻的猫。”露露自嘲地笑了笑:“可是我们在高架上救的猫很少有不受伤的。也有被抛弃和折磨过的,都或多或少有心理疾病。”

“像这些残疾人,我不强求。当然有人领养也是好的。如果没有,我们会一直把他们留在这里,一直给他们一个家。”露露抚摸着一只失去双眼的猫咪“小警长”,眼神温柔。

另一位志愿者费蛋壳说,一只高架猫被救出来后,一般有三个去处。“第一,找到合适的收养家庭,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二是中转家庭内部消化。这是没有办法的。很多过境家庭家里养了三四只猫,已经不堪重负;三是留在中转站。很多老弱病残的猫,中转站就是它们最后的家。”

近年来,上海市开展了“上海市文明养宠物三年行动”,开展了流浪猫TNR(即诱捕、绝育、放生)试点,这是一种用绝育代替安乐死,减少流浪猫数量的方法。在这些活动的影响下,一些社区打开了大门,允许救援组织将绝育和接种疫苗的猫放入社区。

“这对我们帮助很大!”胖蛋壳说:“回归社区是很多猫更好的归宿。”

中转站的明星,白猫“麻将”。高架救援组织供图

“我们不仅是在救猫,更是在救人。”

这些被救助的流浪动物的治疗、中转、收养,有时会让救助组织觉得穷途末路。“如果治疗的话,只能送到四家指定的宠物医院。他们跟我们有协议,比市场价便宜很多。”露露给记者看了一张猫从高架上下来后没有外伤的住院清单。

根据住院清单,这只猫在住院的14天里,一共花了1036元,加上驱虫和疫苗的费用,这还只是一只猫的前期抢救费用。

露露笑着说:“你看天气预报,未来一周都是阴雨。普通人会说,下雨天好烦。组织成员想的是——完了!奶猫从头顶上来了!医院将没有床位!医药费要爆了!每个月都在担心下个月的开销怎么办。”

相比那些已经成为网络名人的救助组织,高架动物救助受到的关注非常少,经常被网友质疑。“有些宠物品牌会和我们合作,捐一些猫粮给我们,但我们不想太商业化,否则网上很多人会为了赚钱攻击我们救猫。”露露告诉记者:“听说你要来采访,我们很激动。

露露的同事是个胖蛋壳。她从小就害怕猫。在露露的带动下,她加入了救助组织,现在已经能熟练地为猫咪剪指甲、清理耳朵。“是什么原因让你从救援开始就坚持下来?”面对记者的提问,她回答:“我害怕开车,我害怕看到头顶上躺着的尸体,我想帮助ta们!”

“所有动物救助组织救助的都是小动物,我们救助的是高架动物,还有一个层次的需求——高架动物会危及驾车者的安全。我们是在救猫,也是在救人。”露露总结了救助组织至今坚持的信念:“救助高架动物是对生命负责的态度。不仅对动物,对我们人类也是如此。”

来源:中国新闻社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