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貂价格

宠物貂价格雪貂失而复得 摄影 何彬雪貂找回何斌的照片

在笼子上钻了一个小洞后,雪貂“空空”跳进草丛,沿着一条小路走出了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助基地的大门,不远处就是车流如织的锦江大道。“空空”是幸运的。它在路边遇到路过的刘向德,被抱回家。

刘向德因为近期要回巴中老家,只好卖掉“空空”。老刘误联系的买家是成都临时野生动物救护基地。基地想要自己的“空空”,但老刘认为照顾自己三天应该得到奖励,双方在这一点上产生分歧。

派出所出面协调后,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助基地给了刘祥德600元补偿。基地工作人员终于把“空空”带回来了。

刘向德该不该索要报酬?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马玲律师认为,根据情况,刘相德可以要求失主支付必要的误工费和通讯费,但赔偿金额必须满足拾得人保管遗失物的必要费用。补缴费用有标准吗?马玲说,赔偿不能超过保管和归还产生的费用,应该向失主要求更高的赔偿费用。轻者构成民法上的侵占,而遗失物价值较大,则构成侵占罪。

宠物雪貂失而复得,对方出价1000元。

昨天下午,在成龙路派出所的纠纷调解室,5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抱怨着一只可爱的宠物雪貂。

雪貂“空空”走失三天后,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助基地负责人秦望昨天接到一个电话。“你们那里接受动物吗?”说话的人是刘冬梅,刘向德的女儿。

“据对方说是水貂,我们就加了微信,对方给我发了动物的视频。”当秦望看到它时,她怀疑这是一只从基地逃跑的雪貂“空空”。她把视频一条一条转发给基地工作人员。“是“空空”。肯定是我们养了一年多了。难道我们认不出来吗?”看到视频,工作人员小突然哭了。

工作人员决定赶紧把“空空”弄回来。秦望建议,毕竟,人们接受了宠物,并与我们联系,给200元钱,以示感谢。然而,刘冬梅没有接电话,而是把他父亲的电话号码告诉了秦望。电话那头,刘相德提出需要用1000元钱换这只动物。“他说养几天要付出一些辛苦,而且这个动物很贵。”秦望犹豫了。她承认刘所说的话,但1000元让她以领养动物为己任,多少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下午2点,秦望和两名志愿者在海棠路附近的金卓公园门口与老刘和他的妻子见面。老刘空赴约了。“那只动物真可爱。你放心,我好好保管。”秦望还说,“没错,所以我们一直在自愿采用。”但涉及到钱的问题,双方突然失去了相同的立场。因为悬赏没谈成,基地工作人员报了警。就这样,五个人因为一只可爱的宠物一起去了派出所。

4月30日上午,家住卓锦城小区的刘相德早早起床,和妻子一起散步。7点多的时候,走到娇子立交附近的马路上,看到路边栅栏下走着一只小动物。“乍一看,我以为是只猫。仔细一看,不喜欢。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反正很美。”好奇的刘向德上前几步,抓住了它。后来,我女儿刘冬梅在网上查了一下,说它看起来像只雪貂,但她不知道那是只雪貂。

刘相德坦言,他想一直养在家里,但因为夫妻俩马上要回巴中老家,小家伙无人照看,他决定找个机构在网上收养,然后卖掉。“之所以卖,是因为这几天看护真的花了一些钱,这个小家伙还是很珍贵的。”

派出所出面协调支付拾得人600元。

收养这只雪貂的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护基地,被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授予。目前,它由中国学者李力和秦望经营,也被称为汉学爱心动物园,收养了100个类别的200多只动物。秦望说,虽然丢失的雪貂只是一只家养宠物,但市场价格从1000元到2000元不等。“事实上,我们也有义务收养这些动物。有时候市民逛公园会自愿买一张20元起的爱心券,但是爱心券的成本远远不够支撑一年40万的成本。”其余费用由基地的志愿者承担。”

秦望说,在得知刘相德找到了那只雪貂后,她向刘相德介绍了基地的情况,但刘相德的要求让她感到尴尬。昨日下午,通过派出所的协调,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助基地最终给了刘祥德600元补偿。成都野生动物临时救护基地的工作人员专门写了一张“认领标签”,上面注明“/[k0/]/[k0/]”已从老刘处领回。看到工作人员怀里抱着“空空”,老刘又提了一个条件,“你是‘认领标签’。意思是以后可以免费来看空空。工作人员同意了这个要求。”他只是把市民自愿购买的爱心券错当成了门票。”

而老刘说:“这个小家伙真可爱。虽然只养了3天,但还是有感情的。”

成都商报记者陆实习生梁摄影何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