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猴价格

医药研发公司正在大规模购买实验猴。

6月6日,赵岩新医药(603127。SH;;06127.HK)宣布茅颖生物成为其全资子公司,2万只实验猴将逐步划归赵岩新医药名下。

红星资本局发现,像赵岩新药这样“囤猴”的CRO企业还有很多。供不应求,也让实验猴的身价水涨船高。

以用的最多的食蟹猴为例:之前单价不到7000元,现在已经飙升到16万元,价格飙升了20多倍。据统计,目前我国实验猴只有3万只左右,市场上“有价无猴”的声音越来越大。

宠物猴价格根据图片,食蟹猴

“猴荒”的背后,一方面是新冠肺炎背景下医药企业的研发需求在扩大,政府投入也在加大;另一方面,在供应方面,猴子用于实验需要近四年的时间,一只实验猴通常只用于一种疾病的研究。

实验猴的价格在4年内飙升了10倍。

知情人:每个16万。

今年4月,赵岩新医药披露收购云南茅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颖生物”)和广西梅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玮生物”)100%股权,收购总额超18亿元。

公告显示,茅颖生物和梅玮生物的委托资产账面价值增值率分别高达1075.36%和553.12%,高溢价收购赵岩新药已成定局。对此,赵岩新医药表示,“主要原因是近年来医药研发机构对创新药物研发的投入不断增加,实验模型需求大幅增长,市场供给不足,导致市场价格大幅上涨,导致评价升值幅度较大。”

公开资料显示,这两家公司是实验动物的供应商,包括医学研发过程中需要的食蟹猴和恒河猴。

消息一出,由于市场供应不足,CRO企业疯狂囤猴、猴价高企的现象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赵岩新药在招股书中提到,2014年食蟹猴单价为6567元/只,此后食蟹猴价格持续上涨。红星资本局搜索了相关机构官网的公开招标采购项目,发现近年来猴价上涨很快:

2018年,中国食品药品检验所采购实验用食蟹猴600只,预算840万元,平均每只食蟹猴预算1.4万元;

2019年,中国食品药品检验所采购实验用食蟹猴400只,预算金额上升至1200万元。仅仅一年时间,每只食蟹猴的平均预算金额就涨到了3万元。

到2022年3月,中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研究所购买了40只实验用食蟹猴,预算530万元,单价飙升至13.25万元。

此外,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据他们了解,食蟹猴的单价甚至达到了16万元。

离人最近的,实验效果更好。

龙头药企“囤积”实验猴

事实上,不仅仅是赵岩的新药,像无锡康德(603259。SH;;02359.HK)、康龙成化(300759。SZ;;03759.HK)这样的龙头企业早就意识到囤积实验猴的重要性。

2020年,药明康德全资子公司收购广东春生猴场,收获2万多只食蟹猴。2021年,康龙成化先后收购肇庆创药50.01%控股权和新日科学旗下康瑞泰(湛江)生物100%股权,获得实验猴1万多只。

由于价格上涨过快,供应量太少,药企直接收购猴场自给自足成为近年来维持R&D的一大路径。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猴子与老鼠、兔子相比最接近人类,也是最理想的实验动物,结果更好。“用猴子做实验,一是社会影响,二是重要性。”武汉大学医学院病毒学研究所教授杨占秋告诉红星资本局,传染性和危害性相对较大的疾病需要猴子,这也是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食蟹猴需求量大的原因之一。

对此,肿瘤方向主治医师向红星资本局介绍,“猴子与人类免疫系统最相似,所以实验猴主要涉及刺激免疫系统的疾病。以肿瘤为例。目前治疗肿瘤最快的方法是免疫疗法,需要最接近人体免疫系统的动物猴子来做实验。药监部门在审核临床前实验结果时也需要看相关数据。”

这也意味着,除了最接近生理机制带来的需求,药监部门的评价要求也促进了CRO企业对实验猴需求的增长。

为什么猴子短缺?

猴子的数量是有限的,要四年才能长出来。

杨占秋以自己的实验经历向红星资本局介绍,国内饲养食蟹猴的养殖场并不多。此外,实验猴需要保证其年龄、体重和体内病原体符合一定标准,所以食蟹猴价格较贵。

“与老鼠不同,购买实验猴需要特殊的饲养环境,”杨占秋说。

此外,食蟹猴等实验猴从培育到用于实验用了近四年时间,进一步加剧了“猴荒”现象。

从政府需求、专家解答和企业披露来看,一般来说,可以用于实验的猴子需要3-4岁,养殖猴子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一只实验猴从繁殖到出栏大约需要四年时间,远高于小鼠、兔子等其他实验动物。

创新医学顾问曹博向红星资本局补充道,种猴数量有限,部分地区有特定的管控要求,种猴产后需要恢复,也是食蟹猴等实验猴供不应求的原因。

据《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4月报道,中国实验灵长类动物繁育发展协会秘书长张育朝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有超过24万只实验猴。除去幼猴和繁殖猴,实际商品猴库存约10万只。如果除去海外已经预定和承销的幼猴或更年期猴,国内存量只有3万只左右。6月8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张育朝,但他表示目前不接受所有涉及实验猴的话题采访。

实验猴子供过于求。

“紧”何时缓解?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实验猴进入实验后,寿命只有几个月。

“在做实验的过程中,猴子更活跃,更难管理。实验完成后,猴子需要被安乐死,然后火化。”杨占秋告诉红星资本局。

然而,从购买实验猴到安乐死的周期只有几个月。“有些(实验)可能需要的时间长一点,比如观察艾滋病需要的时间长一点,新冠肺炎的(实验研究)一般只有几个月,不会观察很久。”

此外,红星资本局还了解到,一般来说,一只实验猴只用于一种疾病的研究。换句话说,实验猴大多是作为“一次性物品”使用的。

实验猴的不可重复性进一步增加了临床前实验的成本和需求。

但实际上,实验猴以前并不那么稀缺。据第一财经报道,国内实验猴市场一度供过于求,每年仅出口猴子就达3万只。

2020年1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联合发布《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公告》,要求“各地野生动物繁殖场所要隔离,严禁传播、运输、出售野生动物”。中国的实验猴进出口业务已经暂停。

公开资料显示,实验中使用最多的猴子食蟹猴不是本土物种,主要从东南亚引进。目前国内实验猴主要从当地猴场获得,因此也有市场分析认为,随着疫情影响的进一步降低,国内实验猴短缺的情况可能会得到缓解。

红星新闻记者邓

编辑余冬梅

(下载红星新闻,还有奖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